导航菜单

多面夹击 房企海外“补血”成本步步攀升

房企海外“补血”成本步步攀升在政策紧缩和汇率波动的“双重打击”下,上半年住房公司的海外融资现场正在逐步降温。

自今年年初以来,住房企业的海外债务已迎来债务还款高峰期。住房公司通常借入新的美元债券并借入新的债券。人民币汇率已经“破7”,这意味着更高的债务偿还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8月6日,美国财政部单方面宣称中国是“汇率操纵国”。分析人士认为,此举可能会影响外资投资者对中资美元债务的配置,这反过来又会影响住房企业的未来。发行债券的融资成本。

多因素叠加

自今年年初以来,尽管人民币贬值压力,海外公司发行债券的热情并未减弱。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住房企业境外发行债券继续保持较高水平,净融资规模也明显增加。

对此,兴业研究海外研究分析师刘洋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采访。今年人民币贬值预期不是一个连续的事件。海外债券发行期一般为两年以上。总的来说,人民币有望升值;海外债券发行或再融资的案例较多,人民币还款的案例也不多。

事实上,在2016年之前,住房企业的海外债券发行规模相对较小。从2017年到2018年,在国内住房融资萎缩的背景下,住房企业的海外债务规模迅速扩大,已成为住房企业筹集资金的重要途径。

今年,随着还款期的逐步到来,住房企业的海外债务到期日增长迅速。根据Wind信息数据,2019年住房企业的海外债务数量达到66个,到期规模接近240亿美元。

目前,各类住房公司积累了巨额海外债务。天丰证券研究报告显示,恒大远远领先于其他债务规模超过180亿美元的公司,其次是碧桂园,佳兆业,世茂房地产,融创中国,格陵兰,伊洛,万科等;从债券净融资规模来看,2019年上半年融创,恒大,荣信,华夏幸福的净融资比例较高。

“对于房地产,国内融资更加困难,海外融资渠道在可接受的资本成本范围内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此外,房地产企业融资部门对周期判断更敏感,因此有一些动机。为冬天生存的储备资金。“刘洋说。

“充血”通道继续缩小

在总量增加的同时,在政策层面逐步收紧住房企业的海外债务。

早在2017年6月12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就发行海外债券发出风险警告。对于未能进行注册的企业,将被视为纳入国家信用信息平台的不良信用记录和联合学科信息平台。

去年5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财政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完善市场约束机制 严格防范外债风险和地方债务风险的通知》。

今年,在“不住,不住”的政策下,房地产融资一直处于高强度监管之下。

6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办公厅发布《关于对地方国有企业发行外债申请备案登记有关要求的通知》。在此基础上,7月份发布了《关于对房地产企业发行外债申请备案登记有关要求的通知》,要求房地产公司发行外债,以替换明年到期的中长期离岸债务。

天丰证券分析师孙凤斌认为,随着政府逐步收紧资产证券化,信托和海外债等房地产公司的融资渠道,未来住房企业的再融资可能会面临一定的困难。

“与汇率相比,未来住房企业的海外融资更受美国政策的影响,这可能会影响外国投资者对中资美元债务的配置,从而影响发行债务融资的成本。”刘洋说。

风资料显示,截至8月6日,住房企业外债平均票面利率已达8.8%。

泰和集团于7月12日宣布,其海外全资子公司已完成向境外发行4亿美元债券,并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上市,票面利率为每年15%。据Wind资讯数据显示:包括泰和集团在内,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目前有3笔外汇债券,票面利率超过15%。

此外,汇兑损失也是住房公司必须面对的问题。例如,万科2018年年报显示,自2018年第二季度起,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和港元汇率大幅贬值,导致报告期内汇兑损失约为人民币13.2亿元。新城控股去年的汇兑损失也达到了4.16亿元。

主编:包一凡